以色列历史上的黑暗时期,英雄与堕落同在,失败与希望并存

 新闻资讯     |      2020-06-30 05:04

士师时代是以色列由部落联盟走向统一的王国时代的过渡时期。以色列人在摩西的带领下走出埃及,又在约书亚的带领下进入迦南地。当年上帝呼召亚伯兰,指示他离开本地、父族迁移到应许的迦南地,如今历尽艰辛终于到达。

但是,以色列人很健忘。约书亚等一批老人死后,他们选择遗忘先人们的创业理念。正如《旧约圣经士师记》中多次强调一句话:“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这句话准确地概括出了那个时代的黑暗以及以色列人混乱的生活。在这种混乱的社会环境下,上帝兴起了士师这个职业来管理和拯救以色列人。

《周礼》中士师的记载:士师的希伯来文是 shophetim ,和合本《圣经》把它译名为 “士师”。士师这个中文翻译的名词来源于周朝官制中“士师”这个官职。《周礼》(秋官司寇·士师)记载:

“士师掌国之五禁之法,左右刑罚,一曰宫禁,二曰官禁,三曰国禁,四曰野禁,五曰军禁,皆以木铎徇之于朝,书而县于门闾。”

《旧约圣经》中有关士师职责的记载《旧约圣经》士师记中共记载了13位士师,除了女士师底波拉特别代表妇女外,其他的12位士师分别为各族的领袖。他们是在以色列人内部混乱、受外族压迫时,被上帝兴起使用人。

如:俄陀聂出自犹大族;以笏出于便雅悯族;基甸代表玛拿西支派西支;睚珥代表玛拿西族支派东支;陀拉代表以萨迦族;以伦代表西布伦族;巴拉代表拿弗他利族;押顿代表以法莲族;耶弗他代表迦得族;参孙代表但族;珊迦代表流便族;以比赞代表西缅族;其中《旧约圣经》士师记重点记载的是基甸、巴拉、参孙、耶弗他等士师。

所以,士师是领导以色列人作战并拯救他们免受外族的欺压,是以色列各支派的政治、军事领袖。

约书亚时代,以色列人在约书亚的带领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当约书亚死后,以色列人开始背道而驰,接连战败。士师时代,以色列大致上是一种松散的支派同盟的状态,以色列民处处受着外族的侵扰和压逼。

米甸人压制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因为米甸人,就在山中挖穴、挖洞、建造营寨。以色列人每逢撒种之后,米甸人、亚玛力人和东方人都上来攻打他们,对着他们安营,毁坏土产,直到迦萨,没有给以色列人留下食物,牛、羊,驴也没有留下。因为那些人带着牲畜帐棚来,像蝗虫那样多,人和骆驼无数,都进入国内,毁坏全地。 —— 士师记6章:2~5节 (和合本)

米迦将银子还他母亲,他母亲将二百舍客勒银子交给银匠,雕刻一个像,铸成一个像,安置在米迦的屋内。这米迦有了神堂,又制造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分派他一个儿子作祭司。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 士师记17章:4~6 节(和合本)

于是,耶和华(Jehovah的音译,希伯来文的意思是“自有永有的”,代表与以色列立约的神)借外邦人的手攻击他们,惩罚他们,希望他们悔改,然后又兴起士师,将悔改的以色列民从仇敌手中拯救出来。

士师时代是整个以色列百姓历史中最惨痛的一页。那时以色列人备受外邦人的欺压,在压迫中他们没有反思,反而与祖宗的道路背道而驰。他们道德败坏,当初基比亚的便雅悯人曾对利未人做出了十分可憎的丑事,以至于便雅悯人差点亡族。

当时以色列人缺少像摩西、约书亚那样的伟大领导人物,每当一个士师兴起,只带来极短暂的悔改,好像在一片黑暗中闪过的短暂火光,昙花一现,以色列人仍然沦落在无边的黑暗中。到了士师时代后期,连短暂的火花都没有了,所以士师记最后又重发了那一句话,“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师时代与君王时代不同。在古希伯来文化中,神就是他们的君王,并通过士师来处理政务与军事。这种本来极富理想的制度,因以色列人屡屡背叛,离经叛道,以致多次陷全民于无政府状态中,再加上各支派屡受外族侵犯,痛苦不堪。以色列人虽不喜欢君王体制,为取得统一团结,共抗外敌,开始走上建立强大王朝之途,以求自保。

总结:士师时代是以色列走向统一,建立王国时代的过渡阶段。以色列人背弃他们祖宗曾经立下的约,开始堕落败坏。从此生活变得混乱,社会也开始动乱,不断被周围的外族人压迫。他们迫切希望有一个人能统一以色列各支派,带领他们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