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月发不出工资,博郡汽车没钱造车了,上市更无望

 新闻资讯     |      2020-07-03 04:46

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董事长兼CEO黄希鸣在公开信中将原因归为错失融资造成现金流问题,“公司在融资节奏方面出现了重大失调,错过了很多融资机会,给公司的现金流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

今年1月份,博郡汽车的供应商导航公司在《关于2019年度业绩预告暨资产减值风险提示性公告》中称,由于博郡汽车资金链紧张、整车整体项目处于停工状态,该公司自2019年7月开始拖欠账款,屡次未按照约定回款,应收账款减值约617万元。这份公告里称,从博郡汽车的经营状况来看,回款可能性比较小。

实际上早在去年,各大社交平台上就屡现博郡汽车员工发出讨薪的声音,多名员工成长达7个月没有收到工资,甚至社保医保都没有交。

今年4月,上海闵行区披露一则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拖欠劳动者报酬的处理决定书,要求该公司及时发放600多名员工的工资欠款,而上海思致正是博骏汽车旗下企业,后者持有97.9763%的股份比例。

在一份2018年的公开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博郡汽车总资产约为5.5亿元,净资产为5700万元,全年营收5700万元,净亏损4.79亿元。

为什么没有钱?黄希鸣在公开信中表示,此前天津和南京的地方政府答应的总计25亿投资,都没有落到实处,这直接使公司陷入了困局。

有消息人士透露,此前南京和天津市政府分别承诺将投资博郡汽车15亿元和10亿元,但是经由政府换届,投资款突然就了无消息了,而且多次沟通也没有成果。

按照博郡汽车本来的计划,今年下半年预计将实现iV6量产上市的,但是由于融资迟迟不到位,导致该计划仍然停留在“接近量产”的阶段。有博郡汽车内部人士称,iV6已经有半年没有动静了。

从博郡汽车的融资史来看,上一轮融资还是一年前的6月份,来自银鞍资本、盛世投资、中科产业基金、住友商事、宝时德、浦口高投等投资方的25亿元融资。但实际上,对于烧钱的新能源造车来说,25亿元仅仅是杯水车薪。

也有消息人士称,不仅地方政府承诺的融资打了水漂,之前的25亿元融资也并没有完全到位,2016年到2018年之间所称的4次融资也没有披露具体的融资数额,因此,博郡汽车其实早就没有钱了。

为了解决眼下的困境,黄希鸣在公开信中表示,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言外之意,即是博郡汽车将放弃造车,转化为供应商。

资料显示,2016年成立后,博郡汽车先是宣布投资100亿元在南京建设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第二年又投资50亿元在淮安建了个思迅新能源公司.2018年11月,又宣布投资35亿元在兴建博郡汽车新生产基地。2019年9月,为了获得造车资质,博郡汽车又宣布出资20.34亿元与一汽夏利联手成立合资公司,还要承担一汽夏利约4.1亿元的相关债务。

但实际上,此时的博郡汽车早已囊中羞涩,已拿不出钱偿还这笔债务。据悉,博郡汽车到目前只向合资公司实付1410万元,与协议中承诺的10亿元首期款相差甚远。

显然,在车市下行和疫情导致的经济寒冬双重影响下,各方资本对于造车新势力的态度已经变得冷静,投资热度已经褪去,造车新势力在今年显得格外艰难,博郡汽车也绝对不会是第一家与车市告别的造车新势力。

为了解决资金难题,博郡汽车也考虑过登陆科创板,但是今年的瑞幸咖啡事件,无疑让投资者们和监管部门对互联网烧钱型企业有了警惕之心.博郡汽车想要上市融钱的计划,还没踏上就被劝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