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失落百年的土地,被周边国家慢慢蚕食,一个民族也随之迁走

 新闻资讯     |      2020-08-04 12:06

广袤的蒙古草原,孕育了无数民族。几乎所有称霸草原的民族都有类似的经历。它从一个小部族开始,打败或与其他部族结盟,慢慢融合成一个大部族。当力量积累到极限时,草原就可以统一了。

这个过程是不是很像在玩战略游戏?是的,这是人类社会的一般规律,而草原更加尊重强者,大大加快了这一进程。也就是说,草原上鲜有血统纯正的大帝国。它们都是无数小民族,小部落的集合体。

因此,在远离草原中心区的地方,仍能发现一些古老的民族。它们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存在,一波又一波的征服者并没有完全抹去它们自身的特征。图瓦人就是其中之一。

图瓦人最早生活在西伯利亚叶尼塞河上游地区,那里既有草原又有森林。图瓦人并不完全是游牧的。他们还用原木造房子,只有在游牧时才使用蒙古包。因此,图瓦在古代语言中的意思是“森林中的人”。

公元前3世纪前后,图瓦人被匈奴人统治。据说,苏武牧羊在图瓦人的领地上。汉武帝北伐匈奴,将此地变为汉朝版图。然而,这种规律并没有持续多久。汉朝一陷入内乱,其他游牧民族就乘虚而入。

鲜卑是继匈奴之后的强盛草原。随后的突厥人同化了图瓦人,使他们讲突厥语,习俗向突厥人靠拢。唐朝时,中原短暂恢复对图瓦地区的管理,属安北府管辖。但这里已经是帝国的北方界限,实际控制时间并不长。真正管理这个地方的是维吾尔族人。

蒙古是对图瓦人影响最深的一个帝国。数百年来,图瓦人一直处于蒙古统治之下,先后投降瓦剌,喀尔喀蒙古。现代人把图瓦人看作是蒙古人的一个分支。其实他们还是不一样的。

清朝时期,整个蒙古都属于中原王朝。准噶尔叛乱平息后,满清将图瓦地区划归其版图,称“唐努乌梁海”。这时,沙皇俄国的军队向西伯利亚扩张。

大清对向北扩张毫无兴趣,却无法阻止哥萨克穿越极寒的西伯利亚。哥萨克所到之处,都修筑要塞,建立统治,慢慢地将势力渗透到唐努良海一带。

满清王朝没有明确的边界概念,尤其是在荒凉的北方。18世纪,面对哥萨克,清军没有掉队。只要认真作战,它还是可以保卫自己的领土的。1727年《布伦施条约》划定了中俄边界,唐努良海地区明确属于中国。

在英法列强打掉满清的弱小本性后,沙俄步步进逼,割去了东北外围和西伯利亚的大片土地,并夺取了唐努良海地区的一部分。后来,俄国商人和传教士加紧渗透,排挤清朝官员和商人。

清朝灭亡后,北洋政府再次确立了对该地区的主权,并向当地各民族首领颁发了正式的官印。这枚银印保存至今,证明中国对唐努乌梁海拥有不容置疑的主权。

俄国一边挑动外蒙古独立,一边不断侵占外蒙古领土。他们加紧移民,成立治理机构,有效占领了这个地方。北洋政府不屈服,乘俄国革命之机,决定武力收复。

但外蒙古局势的急剧恶化,导致北洋守军彻底崩溃。在该地区的一小部分中国军队和官员在失去支持后被白俄罗斯军队歼灭。而这支白俄罗斯军队很快就被红军击毙了。

接下来,唐女武梁海宣布独立,成立自治政府。并于1944年加入苏联。1992年,苏联解体后,成为俄罗斯联邦的加盟共和国。

目前,俄罗斯境内生活着20多万图瓦人。他们的服饰和习俗与蒙古族相同。他们还在中国过春节和元宵节,保留了中国文化对他们的影响。蒙古国境内还有3万多名图瓦人。

我国图瓦人居住在新疆喀纳斯。他们可能是蒙古西征时留在这里的士兵的后代。他们仍然保持着几百年前的生活习惯。他们还与一小部分蒙古人生活在一起,蒙古人的祖先据说是当年管理图瓦人的蒙古官员。显然,图瓦人和蒙古人很有可能不能完全划等号。

历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它完全是在田野中前进的,有时穿过尘埃,有时穿过泥泞,有时横渡沼泽,有时行径丛林。——车尔尼雪夫斯基(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