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马克·吐温作品的中国漂流,一开始竟只有

 新闻资讯     |      2019-11-06 14:27
History does not repeat itself, but it does often rhyme.历史不会重复,但是会押韵。 这句名言来自马克·吐温,毫无疑问,马克·吐温先生是一位文学天才,他的伟大不需要多加叙述,而在这句名言中也体现出了马克·吐温的特点——在风趣幽默之下,隐藏的对于人类世界哲理的深刻思索以及精妙绝伦的描述。 在二十世纪初,马克·吐温的作品才引起遥远东方的注意,那个时候的马克·吐温已经行将就木。实际上,当时中国的译作还并非是直接翻译马克·吐温的原著,而是翻译日译版。第一篇马克·吐温的小说由严通发表在1905年,是一部偏向于讽刺的小说《俄皇独语》。而另一篇则是发表在1906年,是根据日本人的译作《山家奇遇》翻译而成。 很多研究者认为,这两篇并非十分出名的作品首先被译出,并非是巧合,而是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当时中国正处于清末时期,民生凋零,这些作品与当时中国特殊的历史政治环境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而在1915年到1921年期间,中国对于美国文学的翻译工作几乎停滞,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北伐战争对于文坛翻译工作的影响,社会上出现了大批以俄国为主的欧洲现实主义文学的作品,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日本和印度作品流入。 在1931年,鲁迅先生为马克·吐温的又一部译作《夏娃日记》做了序,这在当时相当难得。当时中国正处在风雨飘摇之际,作为文学巨匠的鲁迅也不能仅凭自己的喜好行事,他的所作所为都会对当时的文坛造成巨大影响,甚至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但他还是毅然为这部作品做了序言。 原因就在于,他对马克·吐温的欣赏。鲁迅先生认为美国在当时已经成为资本的社会,所有的行为都开始指向收益,作家无法发表自己的观点,他们只能选择写一些市场喜欢的作品,来维持生计,获得名声,这是相当悲哀的事情,而马克·吐温不一样。按现在的话说,他想要站着把钱挣了,所以他的作品中有着观众喜欢的幽默,也包涵着自己对世间的讽刺,偶尔还留露出一些哀怨,这是他那微不足道的反抗表现,就好像是穿着小丑衣服的人生哲学家。 当然流传更广的可能还是鲁迅先生对这部作品插图的评价。鲁迅先生认为,这些插图十分有益,可以澄清那些看惯了斜眼削肩美女图的中国人的眼睛,虽然语气上略带调侃,但我们还是可以感受到鲁迅先生赤忱之心。 而在在1932年,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也终于被翻译到中国。但在建国之后,马克·吐温的作品被大量翻译,这与当时的时代背景分不开。中国解放后,中苏两国关系升温,中国开始翻译大量的俄国文学作品,而美国作品却被置之不顾,但马克·吐温的作品并没有被遗弃,原因在意他是属于美国文学的“另类”,被认为是进步作家,要被当作榜样学习,马克·吐温的政治倾向成为其作品在中国大地大规模流行的重要因素。 在1949年到1978年期间,中国对于马克·吐温的作品翻译大多是利用其的政治宣传效果,这就导致学界对于其的评论极少,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主流学界对于马克·吐温的蔑视,例如在美国左翼作家群体认为马克·吐温仅仅是一个供人消遣的作者,谈不上严肃,艺术性自然也就大打折扣。 在这一阶段,中国学界认为,马克·吐温仍然是一个资产阶级作家,作品里面的讽刺虽然辛辣刻薄,揭穿了美国资本主义社会的美好假象,但仍然没有超越资产阶级民主的范畴,一言以蔽之,政治方面的因素影响了对于马克·吐温作品艺术性的讨论。 在改革开放后,中美正式建交,这记忆导致中国学界开始重新定位自己,并且进行反思,在这个时期,马克·吐温的作品的魅力才正式被大众认识,学界开始向文学作品的诗意价值研究前进。在八十年代,对于马克·吐温的研究进入到百家争鸣的地步,渐渐繁荣起来,学者试图通过各种各样的角度去解读马克·吐温的作品。 参考文献:《中国翻译通史》《中国翻译文学史》《国内马克·吐温研究述评》《马克·吐温再研究》《外国文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