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得不了解的低氘水

 新闻资讯     |      2020-03-30 08:39

唐朝李时珍所著的《本草纲目》就有对低氘水的介绍,书中将低氘水(冰川水)称作“夏冰”,甘冷无毒,可解一切之毒,治天行时气瘟疫、小儿热痫狂啼、大人丹石发动、酒后暴热。黄疸仍小温服之,藏器洗目退赤,煮茶煮粥解热止渴。”

而现代对低氘水的研究最早是在1965年,俄罗斯科学家罗基莫夫就做过用自来水与含氘量较正常值低25%的冰雪融水同时喂养小动物的对比实验,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后发现,通过冰川饮用水喂养的动物明显比没有通过冰川饮用水喂养的动物生长的速度更为迅速,生命力也更为旺盛。

科学界也做过用冰川饮用水对雄性动物的精子存活率的研究,饮用高同位素水的雄性动物4周后,很多精子明显出现坏死及失活等现象。11周后,仅有大约10%的精子存活,而改饮低同位素的冰川饮用水4周后,精子的存活率会很高,达到了90%以上。

据科学研究:正常人体的代谢产物-代谢水,氘含量是低于130ppm的。但是一旦代谢能力下降,人体氘含量就会偏高,细胞中过多的氘会打破体内的纳米马达(Nanomotor),减少机体可以生产的能量。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失去了摆脱氘的能力,体内形成一个不健康的环境,导致过早衰老,代谢问题和疾病。低氘水是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把自然界中对人体有害的氘提取出来,从而降低了水的氘含量,对生命体有一定的积极作用。饮用低氘纯净水就是通过稀释氘的方式,降低氘在人体内的浓度。

1991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美国科学家彼得·阿格雷发现细胞中存在着很多“城门”,直径只有2nm,而且为六角形。所以体液内只有那些由六个水分子缔合而成、直径为0.5纳米、PH值呈弱碱性的六角形的小分子团水才能方便的出入细胞;而由13个水分子缔合而成、直径2.6~6纳米、PH值呈酸性的大分子团水则很难进入,营养送不进去,代谢废物排不出来,久而久之,很多细胞就会因“饥饿”或废物堆积过多而丧失功能,细胞的这种改变就是患各种疾病最根本的原因。

◆2013年,在乌克兰国家科学院揭秘水分子一文中报道,相对于天然水,低氘水粘度低,表面张力大,密度小,易于吸收。

◆2011年,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也发现,小于100nm的纳米颗粒在天然水中会团簇,而在4ppm低氘水中不团聚,更有利于吸收与利用。

◆2013年,乌克兰国家科学院水化学中心通过对低氘水计算机模拟,发现在低于天然水氘浓度下,氘含量的降低能够降低分子团的大小,核磁共振O-17半峰宽结果也验证了这个结果:氘含量降低更容易形成小分子团水。

自从1934年美国科学家尤理利用光谱检测的方法发现了重氢(氘,氢的稳定同位素)之后,人们对于氘的研究系统的开始,而对于氘的研究科学家们最初的方向是其作为氢弹和原子弹原料开始的,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1974年,国外学者格瑞费斯从生物学角度提出一个重要理论,氘可以导致衰老,改变参与DNA反应的酶分子。DNA的不断复制,决定着生命的繁衍生息,如果DNA结构发生损伤,变异,或者退化即会引起衰老和各种疾病,比如癌症、免疫系统破坏等等。

上世纪90年代早期,匈牙利分子生物学家索姆利艾博士认为氘的缺失能显著影响细胞分化的过程,而其研究的最重要的结果是:低氘水能显著抑制肿瘤细胞的分裂繁殖。依照这一科学结论,从1990年开始索姆利艾博士开始用低氘水对癌症、糖尿病等疾病患者进行了大量的临床研究,揭示了低氘水抗癌效果的分子机理,发现低氘水对癌症的防治和辐助治疗有着非同一般的神奇作用。

2003年美国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霍普金斯学院AGREP博士在水生理学科领域又有了重大发现,他发现细胞上确实存在水通道蛋白质,生物体对于水分吸收的机理正是由于这种蛋白质,而有序、结构化的低氘水小分子团能修复和激活水通道蛋白质,从而使水分自由畅快进入细胞参与人体物质能量传送与代谢,因此低氘水可以说是生命的激活剂。目前美国、俄罗斯、匈牙利、乌克兰、日本、德国、法国等都有低氘水产品上市。

尽管疾病的历史和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但是仅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它的危害性才突显出来。这几十年间,人类合成了600多万种不同的化合物,但其作用与效果能真正被我们准确掌握而得到安全运用的只有寥寥几千种。尽管我们对药物的测试设定了严格的准则,但如果想保证治疗的同时检查或排除每一种药物对人体产生的不良影响,即使是动用全世界的科研人力、物力以及上百年的验证时间也是远远不够的。

在我们奋力探寻治疗方法的同时,很多未知的疾病仍会出现。尽管我们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在科技文明突飞猛进的今天,“环境污染问题”却成为了我们患病的导火索。我们与其使用一种与大自然相异的化合物,不如选择与自然界相通的疗法:

低氘疗法正是迎合了预防疾病、安全治疗的自然方法。我们并不强调低氘水的特效性,但可以肯定的是此疗法将会在肿瘤治疗中开创新的纪元。国外科学家已采用这种革命性的新治疗原理反复进行了多年的临床治疗,并以最小的风险获取了最大的治疗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