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最美海航奋斗者|李玉忠:奋斗让理想照进现实

 新闻资讯     |      2020-06-12 18:45

个人简介:李玉忠,中共党员,天津航空飞行部A320机队二大队贵阳中队队长,B类飞行教员,进入海航工作13年。他先后执飞190、空客320机型,累积安全飞行7000余小时。李玉忠多年来为保障航班顺利完成任劳任怨,不畏辛苦,积极保障公司生产运行。他多次成功保障要客,执飞了十多条国际航线的首航任务及多次特殊任务。疫情期间,李玉忠先后三次飞往疫区运送医护人员及医疗物质。

30多年前,李玉忠是沂蒙山里的一个放羊娃,每天领着40多只羊,走过最远的路,是从山坳这头的家里,到山坳那头的草坡。

那时,坐在草坡上的李玉忠,看着头顶的蓝天,心中有一个理想:到县城看看——那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大世界。

30多年后,李玉忠身着笔挺的制服,一次次驾驶空客A320客机冲上云霄,降落在一座座人口百万甚至千万的城市。曾经仰望的蓝天白云,如今陪伴在他身边。

从放羊娃到飞行员,为了看看这个世界,他努力学习、努力拼搏。他的世界一天天变大,他的理想一次次照进现实。

1981年5月,李玉忠出生在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山区的一个山坳里。身为“80后”,从小却没有游戏机相伴,陪在李玉忠身边的,只有一群群大白羊。

上学之前,每天早上,李玉忠带着水和干粮出门放羊,一直到傍晚才赶着羊群回家。上学之后,每次放学,李玉忠依然赶着羊群来到山坳另一端的草坡上,看着蓝蓝的天。

“当时家里养了40多只羊,它们在草坡吃草,我坐在草坡看着天。”那时的李玉忠,抱着膝盖坐在草坡上,脑子里有许多问号:天上是什么样子?山那边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才能走到最远的天边?

有一次,李玉忠的父亲坐火车去长春,拜访家里当兵的二爷爷。回来的时候,几乎全山坳的乡亲们都来到李玉忠家,听父亲讲述坐火车的故事。吃着父亲从火车上买回的小面包,李玉忠觉得,这就是全天下最好吃的东西。

父亲告诉他,好好读书才能走出去。李玉忠点了点头,每次放羊时,他都带着教科书,羊儿吃草,他“啃”书。

凭着努力,李玉忠考出了山坳,考出了县城,2003年,他考上了大学,第一次出远门,就是前往千里之外的海南,即将进入海南大学就读法律系。

山坳出发,来到县城,李玉忠买了火车站票,站了28个小时,从济南到广州,又搭车前往湛江,坐船来到海口,一路上花了整整一个星期。

那时的他,连飞机都没见过,直到大二时,到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接同学,才第一次接触与飞机有关的东西。

“走在候机楼里,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只觉得这里非常‘高大上’,简直太先进了,想在这里工作。”李玉忠第一次萌生当飞行员的念头,这成了他的又一个新理想,“如果实在当不了飞行员,做空保也可以,只要能飞上蓝天就行。”

事实上,李玉忠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大一就入了党,作为法律系学生,一毕业就被海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录取,成为一名实习法官。

别人眼中的好工作,李玉忠却有些犹豫,他的理想依然在召唤他,“还是想当飞行员,还是想要飞上蓝天。”

工作之余,李玉忠悄悄准备着飞行员招聘的各项考试内容,接连错过了两次飞行员招聘之后,李玉忠终于在2007年通过招聘,进入海南航空。凭着山里孩子的强健体魄,以及大学生的知识储备,李玉忠成为一名飞行学员。

在飞行员行业里,飞行学员只是入门。但是在那时的李玉忠眼中,成为飞行学员,几乎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至于后面的事情,没想太多。”

培训的第一节课,教员告诉大家,要想成为真正的飞行员,必须能吃苦。李玉忠觉得,问题不大,“我从山里走出来,一路上千辛万苦,论起吃苦,我一定可以。”

没想到,此“苦”非彼“苦”。接受培训不久,李玉忠和同学们就被送到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市,接受进一步的培训和考核。

如果考核通过,就能回来当飞行员;如果考核不通过,只能面临停飞,甚至离开这个行业。而整个培训和考核过程,全部使用英语,让李玉忠这个英语基础薄弱的“放羊娃”,吃尽了苦头。

李玉忠的身上,只有一台工作之后攒钱买的电子词典。到了美国,领取了几十本教材,从技术到法规,全是英文,包含了大量的专业名词。此外,作为文科生的李玉忠,还得学习飞机发动机原理。

李玉忠当时觉得,自己可以放弃了,“一段又一段英文句子,里面大多数单词都不认识,学起来就像天书。”没有基础,找不到技巧,李玉忠发现,自己仿佛又回到儿时的那片草坡,看着蓝天,脑子里有很多问号。

可是那时的自己,怀揣理想,凭着奋斗,终于走了出来,“现在的我,又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他拿起电子词典,一个单词一个句子对照翻译,无数个夜晚通宵不睡,终于搞懂了主要的技术名词,渐渐能听懂老师讲课的内容,明白幻灯片里一个个单词的意思。

可是理论教学之后,很快来到了飞行实操。对于李玉忠而言,这一点是不折不扣的“弱项”。

“从小就是放羊,没玩过游戏机,也没怎么操作过电子设备。”曾经离“电子”很远的李玉忠,却要操作起驾驶舱里的上百个按键。当第一次机上实操来临,恐惧、紧张、沮丧、自我怀疑一下子全涌上李玉忠的心头。

“特别是起飞的那一刻,感觉心脏都要跳到嗓子口,手上该操作什么按键,已经忘得一干二净。”李玉忠驾驶的飞机,就像空中的一片叶子,左右摇摆,上下颠簸。驾驶舱里的李玉忠,手足无措,恨不得赶紧跳下飞机。

当天晚上,李玉忠失眠了,整晚睡不着觉,“心里想,这也太难了,以后可怎么办啊!”第二天正好赶上休息,李玉忠约上同样飞得不太好的另一名同学,边走边聊,不自觉走到了圣安东尼奥机场边上。

趴在铁丝网上,两个人看着飞机起起落落,回忆这些天在“天上”失败的经历,李玉忠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劲。

“不能就这么算了,既然出来学习,就得好好奋斗,死磕也得把它磕下来。”李玉忠说完,同学也被触动了。

一声“奋斗!”两股决心,两位年轻人在异国他乡的机场旁握紧了拳头。即使又将迎来一次次“天上”的失败,李玉忠依然不放弃,一次次在教员的陪伴下冲上云霄,一点点克服心里的恐惧,以及技术的不足。

当心中不再恐惧,注意力终于能够放在驾驶操作上,李玉忠的飞行技术不断提高。几个月后,李玉忠顺利通过考核,同批的16名学员中,却有4人被停飞。

回到国内,李玉忠驾驶客机飞上蓝天,曾经的“放羊娃”,已经触及这片曾经仰望的天空。

从“放羊娃”,到大学生,再到飞行学员,如今成为天津航空有限责任公司飞行部A320机队二大队贵阳中队的队长。13年的飞行生涯,李玉忠已经安全飞行7000多小时,空中的岁月不仅增长了他的技艺,也提高了他对于这份职业的态度。

“最初时,只是热爱这份工作,总想着自己一定要飞好。”为此,李玉忠一次次学习新的飞行技巧,不断磨炼着自己的业务水平。

从慢速飞行到盘旋飞行,从失速飞行到加速飞行,李玉忠珍惜每一次使用模拟机的机会。轮不到使用模拟机时,李玉忠把生活中的一切资源,都当作飞行练习。

一支笔,也可以模拟飞行时的转向;一枚鼠标,也能成为飞机滑行的模型。李玉忠飞过E190、A320飞机等,每次驾驶新的机型,他把自己当学徒,跑到维修部门,向老师傅请教新机型的发动机特点,学习关于新机型的一切数据。

不断的学习,让李玉忠逐渐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机长,也成为传道授业的教员。有人告诉他,教员得扛起责任。可是李玉忠还没想明白,“什么责任?”

2016年的一次飞行,李玉忠驾驶飞机从天津飞往海口,途经南宁空域时,遭遇雷暴天气。直接穿越存在风险,李玉忠选择绕飞。

飞到广州,雷雨;飞到海口,雷雨。没想到,一次绕飞之后,结果却是一次接一次的绕飞。

年轻的副驾驶有些担心,汗水一下子涌上额头。李玉忠也有些紧张,脑子里不断计算着飞机油量,“幸好还有余量。”最后,李玉忠驾驶飞机降落在三亚。

落地后,副驾驶赶紧擦了擦汗,说:“还好有你,不然我该怎么办?”李玉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也许可以应付,如果是年轻飞行员独自面对,他们该怎么办?

李玉忠第一次认识到肩上的责任。“一个人飞好,只是一架飞机安全;让所有人都飞好,才是真正的飞行安全。”这次飞行过后,李玉忠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责任。

“作为飞行员,安全为先;作为教员,以身作则;作为党员,冲锋在前。”李玉忠开始明白,每一次飞行,都是对责任的践行。

2020年春天,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武汉急需大量医护人员。1月28日大年初四,天津派出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天津航空担负起运输重任。

接到飞行通知时,李玉忠已经休假,却二话不说,开始收拾行李。出门时,爱人哭了起来,却依然留不住李玉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我不能像医护人员那样,在武汉救死扶伤,但把他们送到武汉,是我的责任。”疫情期间,李玉忠三次带着医护人员飞往湖北。其中的第三次飞行,李玉忠更是要飞往从未去过的恩施机场。

这是国家二类特殊机场,建在山沟里,周围全是山脉,天津航空此前并未开通飞往恩施的航线。

走出大山的李玉忠,即将飞往大山。可是时间紧迫,李玉忠没有时间练习恩施机场的模拟飞行,他找来机场和周边山脉的资料图,一点一点,记下了所有山脉的高度和数据。

2月12日,李玉忠驾驶飞机从天津起飞,凭借着脑海中精确到分毫的山势数据,顺利把飞机降落在恩施机场。

看着医护人员走下飞机,听着一声声“谢谢机长”,即使身处另一片大山,李玉忠却仿佛回到30多年前,似乎能看见那个坐在山坳的“放羊娃”。还是同一片天空,还是同一个人,30多年后,凭着努力与奋斗,“放羊娃”也能飞上蓝天,实现心中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