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把生态本色还给我们的“父亲山”

 新闻资讯     |      2020-06-25 22:03

地跨宁夏、内蒙古两个自治区的贺兰山,是西北地区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为彻底解决贺兰山尤其是自然保护区内的历史遗留和突出生态问题,2017年5月,宁夏正式打响“贺兰山生态保卫战”。

按照“一年整治、两年修复、三年提升”的思路,贺兰山银川段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修复工作将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外围11处重点区域纳入整治点开展综合整治,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40处整治点被纳入巩固整治重点。今天的塞上银川,正以壮士断腕之力捍卫“父亲山”的尊严,为“父亲山”筑起生态保护的绿色长城。

在银川城北,有一条八车道公路叫贺兰山路。沿贺兰山路一直向西,就能长驱直入贺兰山腹地。西夏区套门沟建筑石料矿区就坐落在贺兰山腹地。

上个世纪60年代,这里曾是银川市的主要砂石料供应来源地。因开采年代久远,遗留的废弃渣台、矿坑以及路边的废旧房屋严重影响了贺兰山的生态环境。

2019年9月,银川市正式对西夏区套门沟建筑石料矿区及新干公路周边开展生态恢复综合整治工作。北京岩工程勘察院有限公司成为进驻这片蛮荒之地的一支绿色力量。北京岩工程勘察院有限公司贺兰山生态修复整治工程负责人吴兴辉告诉记者:“40台大型工程机械轮番作业,才将周围遗留矿坑、废渣和遗弃建筑物夷为平地。”

施工方从14公里以外的地方买来土壤,覆盖在这片寸草不生的砂砾石之上,换走了原本粗砺透水的砂石。“脱胎换骨”之后的新干路周边土地重新焕发生机。建设者们从10多公里外的银西防护林途经3个蓄水池,才将水源从低处向贺兰山高处引流。

“在这里滴水贵如油。山上种一棵树的成本是山下种一棵树的2.5到3倍。”银川市自然资源局国土空间生态修复科负责人李建鹏告诉记者,截至今年5月底,套门沟建筑石料矿区及新干公路周边实际完成修复面积587.90亩,完成地形地貌整治700余亩,土壤换填650余亩,种植乔木40000余株,灌木120000余平方米。

按照《贺兰山银川段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修复工作方案》,贺兰山保护区外围11处整治点被纳入整治修复重点。开展云山公司南北侧采砂遗留矿坑治理、兰山砂石厂矿坑环境恢复治理和套门沟建筑石料矿区及新干公路周边生态恢复综合整治,完成2处无主渣台的土地平整,引导7处保留的非煤矿山企业开展恢复治理。

今天的贺兰山,处处焕发着勃勃生机。冰草、芨芨草、针茅、紫花苜蓿等植被装点着贺兰山的脊梁,银川人在贺兰山外围正筑起生态保护的铜墙铁壁。

山上人家曾是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人气鼎盛的农家乐。2017年7月31日,山上人家响应政策拆迁。作为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最后一个拆迁的农家乐,山上人家的离开换来贺兰山久违的宁静。原来的山上人家农家乐旧址,今天已是草木葳蕤、郁郁葱葱。

由银川市牵头清理整治的人类活动点共有40处,除14处拟保留项目外,其余种植养殖、农家乐等,全部进行了清理、拆除和生态恢复。

2018年9月底,40处人类活动点清理整治工作全部完成,顺利通过了自治区级阶段性验收。今年,40处人类活动点的整治成果进入巩固提升保护阶段。

尤勇是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苏峪口管理站的法制员。从护林员到法制员,尤勇在贺兰山坚守了22年,他不善言谈,笑称自己是贺兰山人,熟悉山里的一草一木、一鸟一兽。

进入深山林区巡查需要徒步8~15个小时,有时要在大山里住3~5天进行集中巡查。由于工作性质特殊,节假日期间与家人团聚是护林员们奢望的温暖。护林员们的家多在银川市区,从家到保护区管理站再到护林点最远的距离有140多公里。尤勇说:“站在山上,也就算是和家里人团聚过节了。守住‘父亲山’就是守住咱的家。”

今天的贺兰山已是干旱区重要的生物资源宝库。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宣教科负责人李建平告诉记者,贺兰山里发现有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四合木、沙冬青、蒙古扁桃、贺兰山丁香,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金雕、大鸨,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马鹿、岩羊、蓝马鸡、长耳鸮……这些珍贵的生物资源共同谱写了贺兰山上丰富多样的生态体系。

尤勇说,这两年在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马鹿、岩羊等珍稀动物时常从深沟里走到沟口觅食,沙沟里的灌木一年比一年多,见到蒙古扁桃、贺兰山丁香等保护植物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生态环境逐渐向好,让贺兰山焕发出勃勃生机。

从贺兰山保护区外围综合整治,到贺兰山保护区内整治成效巩固和全面修复,今天的贺兰山重归宁静、雄姿英发。千百年来,贺兰山屏蔽风沙,拦截西伯利亚寒流的东进,阻挡腾格里沙漠的入侵,庇佑了“塞上江南”的富足美丽,滋养了宁夏山川亿万生灵繁衍生息,犹如一道屏障守卫着祖国西北咽喉之地。

在志辉源石酒庄,一批又一批游客享受着免费游园的服务。谁也不会想到,游客们脚下的这片迷人酒庄,在十多年前曾是一座采砂厂。

响应保卫贺兰山的号召,志辉源石酒庄用10年时间改造了4000亩采砂厂。酒庄负责人袁园告诉记者,原来的戈壁采砂厂经过重新设计后,废石、废坑及各类废弃建筑材料得到重新布局,形成了酒庄古朴雅致的原生态风格。目前,志辉源石酒庄已经改造了3个矿坑,其中两个矿坑改造后成了今天的酒庄和贺兰山运动休闲公园,酒庄和公园均向游客免费开放。

袁园笑了笑,对记者说:“2000亩葡萄种植基地就能为酒庄带来20万瓶的葡萄酒年产量,年收益约合2000万元,葡萄酒远销福建、广东等地和新加坡、意大利等国家……”

志辉源石酒庄的成功转型,得益于响应生态文明建设的号召,也得益于贺兰山保卫战释放出的生态价值信号。如今,志辉源石酒庄内已有400种植被安家,8000亩防风林捍卫千亩葡萄园,1000亩经果林有效带动周边农户脱贫致富。

按照银川市委、市政府的统筹部署,西夏区在西干渠以西实施了贺兰山东麓生态廊道西夏区浅山区生态系统治理示范项目,将现有33.52万亩土地规划为七个主要生态功能区,包括城市郊野公园生态区、浅山区湿地生态区、绿色葡萄产业生态区、西夏陵申遗保护区、采空区生态修复治理区和浅山区森林生态区等。

西夏区自然资源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西夏区按照三年建设任务目标,采取工程化管理模式,确定了9个具体建设子项目。贺兰山东麓文化旅游生态廊道生态经济林科技示范区项目、贺兰山东麓生态廊道浅山区生态森林景观示范项目、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小镇道路景观项目、贺兰山东麓认建认养义务植树基地建设项目等正逐一在贺兰山脚下落地生根。

一幅层林尽染、草长莺飞、葡萄飘香的生态长卷,正为“父亲山”揽翠携芳、福惠一方。(记者 陈玲 /文 詹安稳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