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探索ESG投资本土化 信息披露不足是最大挑战

 新闻资讯     |      2020-07-02 01:34

受囿于上市公司信披不完善等因素,国内ESG投资实践起步较晚,但以公募为代表的资管机构已做了诸多尝试。根据《中国责任投资年度报告2019》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11月,泛ESG公募证券基金规模485.94亿元人民币;泛ESG股票指数数量稳步增长,截至2019年10月,A股共有43只泛ESG指数,运用优选类策略的指数往往在收益率和稳定性上优于对标指数。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来,国内金融机构愈发重视ESG投资本土化探索,但有关ESG投资的争议也从未停止。国内投资者对于ESG投资的认可度仍然有限。

ESG投资旨在通过特定的投资准则来创造社会价值,其更关注企业的非财务指标,包括环境(E)、社会(S)和公司治理(G)。

在海外发达地区,ESG投资已发展成为主流投资理念。新冠肺炎在全球蔓延以来,ESG主题基金获得了更多投资者的认可。根据Wind统计数据,今年前5个月,iShares ESG MSCI USA (ESGU)成为最受欢迎的基金,吸引了约5.4亿美元的新增投资。

指出,“疫情后,志愿者服务、社会凝聚力、社区支持等行为的反弹令人印象深刻。疫情加速了ESG投资的趋势。”

相比之下,国内投资者对于ESG主题基金的接受度较为有限。同时,严格来看,目前国内将E、S、G三个因子完全纳入选股标准的基金并不多,早期成立的相关概念基金更多是选取某一个或某两个因子纳入选股体系。

国际业务部负责人、委托投资部投资总监、ESG业务委员会主席潘中宁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一些ESG投资产品更多只是以ESG概念作为卖点,缺乏ESG理念的系统化贯彻,以及本土化的ESG分析框架,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真正的ESG基金。

关于ESG主题基金如何获得更多认可,“我们认为首先要做好ESG本土化研究,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相结合地促进上市公司ESG相关信息披露,形成良好的ESG信息披露、评价、投资环境,形成良性互动,才能真正体现ESG主题基金的价值,更好为投资人创造回报。”他进一步指出。

虽然国内市场还不确信ESG投资能否带来更好的投资回报,但从国际经验来看,“ESG投资不仅仅是一种责任和情怀,更是看得见的收益改善和风险控制”。

德国汉堡大学和DWS基金早年的一份研究表明,ESG与公司的盈利呈现出正相关,且这种正相关在长时间内保持稳定。在E(环保)、S(社会责任)、G(公司治理)三个因子中,公司治理因子表现出的正相关性最强。

国内金融机构的研究结果也证明了ESG投资的价值。近期,嘉实ESG研究表明,ESG表现相对优异的企业在市场风险事件中表现出了较好的风险抵御能力,而ESG表现较差的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则较弱。基于对A股的ESG评分和股价分析,今年一季度,全市场ESG评分最高1/3的公司的收益比评分最低1/3的公司平均高约0.86%,且最大回撤平均比最低组低约1.38%。

同时,嘉实基金通过数据分析发现,用ESG评分对基金进行筛选也可以发掘出较好的基金产品。根据对全市场的979只灵活配置型、偏股以及普通进行分析,在疫情期间ESG评分最高的1/3组基金较评分最低的1/3组基金的平均全收益高3.0%,平均波动率低1.2%,最大回撤小1.1%。同时高分组基金的份额在2020年一季度末较2019年四季度末高62.6%,较低分组多出39.1%。

在机构看来,ESG是影响长期投资收益和风险的关键因素之一,ESG相关风险与机会也将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更加凸显。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的资管机构开始探索ESG投资的本土化。部分已经研发了适用于A股市场的ESG评价体系,抑或是尝试将ESG理念与量化投资相结合。

潘中宁谈及,华夏基金尝试结合中国国情,对全球通行的ESG评估研究体系进行本土化改造,产生华夏基金内生的ESG研究评价体系。在ESG研究中十分重要的ESG评价方面,华夏基金并不完全依赖第三方评级信息,而是在借鉴国际主流ESG评价框架的基础上,基于中国上市公司的特点,开发出了一套适用于本土市场的可持续投资研究框架,充分体现中国公司的ESG真实表现。

他举例说道,例如关于行业,海外或国内第三方评级机构对E、S、G三个因素给予了较为平均的重视度,但华夏基金ESG团队认为,对中国房地产企业而言G是能够区分公司实质优劣的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因素,因此对其赋予了80%的权重。

华鑫基金则自主开发了投研系统ESG DataLAB,以有效地帮助组合“排雷”。大摩ESG量化基金拟任基金经理余斌指出,A股近年来“爆雷”事件频繁,有些上市公司的财务表现并无异样,但是在公司治理、诚信经营等非财务指标方面存在着重大隐患。ESG投资正是通过对上市公司持续经营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进行综合分析,收集非财务信息拼图,从而对上市公司的ESG风险进行相对客观准确的评估。

“为了更好地贯彻ESG投资标准和客观度量并控制ESG风险,我们选择了采用量化方法践行ESG投资理念。”余斌解释。

另据记者了解,该基金将按照风险因子的分析框架,对ESG风险按照E、S和G三个维度进行拆解,使得组合在整体的ESG风险和单一维度上均保持较低的暴露水平。同时,若叠加其他风格和行业因子,可以实现更加精细的风险分散与控制。

嘉实基金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公司在过去两年多针对中国资本市场进行了深度挖掘、论证、研究与开发,目前自主研发了一套中国A股的ESG评估体系和数据库。这套ESG评分体系选取与国内投资基本面相关性高且可量化的核心ESG指标,通过系统性的量化方法进行评分。“该体系除了兼顾国际公认的ESG研究框架,也特别融入了嘉实基金对中国本土市场实际情况和相关治理准则的深入研究。”他强调。

针对ESG数据缺乏的问题,嘉实基金的解决方式是借助科技手段拓宽信息源,基于AI文本解析补充ESG新闻舆情和重大负面事件提示,构建ESG高频数据,而非单纯依赖于公司的主动披露的或第三方的数据支持。据了解,目前,嘉实ESG数据库覆盖全部A股近4年的高频数据。

2019年以来,公募基金布局ESG产品的节奏明显提速。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目前已上报仍在等待批复的ESG主题基金(名称中包含“ESG”)至少有12只。

嘉实基金有关人士指出,回溯包括我国在内的全球ESG投资发展历程,推动ESG研究与投资方面的动力主要来自于资本端与政策端。“我们预计未来几年内,中国的资产管理公司会为A 股投资者更加积极地制定ESG 投资策略和主题基金,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渠道引导资金投向可持续发展领域和行业。”该人士进一步指出。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外资流入进程加快,考虑到ESG投资在发达国家发展较成熟。未来随着外资在A股市场话语权提高,国内投资者将越来越重视ESG投资的价值所在。同时,上市公司协会和基金业协会分别发布了上市公司绿色信息披露指引和绿色投资指引,A股上市公司自主披露社会责任报告的积极性也有所提升,公募基金全行业在推进ESG方面也做了很大的努力,积累了一定经验。

不过,短期内,上市公司ESG信息披露缺乏统一框架、信息披露不足等挑战依然存在,国内ESG投资的发展需要多方助力。

在潘中宁看来,首先需要相关政策支持。比如严格ESG相关信息披露要求,规范信息披露格式等,促进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的提升。其次,也需要上市公司意识到ESG因素对公司长期健康发展的重要性,自觉在公司管理中重视ESG理念,提高ESG披露质量。再者投资人特别是机构投资人也需要发挥积极作用,帮助、促进上市公司做好相关工作。

他提到,国际上改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方法之一是形成投资者联盟。其中,CA100+(又称气候行动100+)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气候信息披露倡议联盟,已有管理着超过34万亿美元资产的360多个国际投资者加入。华夏基金是境内率先加入该倡议的投资机构,已与国内多家大型上市公司就ESG情况进行了深入交流,各家公司均给予了较为正面的反馈,并且在近两年发布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有一定体现和提高。

中国责任投资论坛理事长郭沛源在为《中国责任投资年度报告2019》撰写前言时指出,中国的ESG投资要真正进入主流,离不开若干基础设施的建设。首先是ESG信息披露,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信息匮乏,行业难言发展。第二是ESG数据服务,特别是评级、指数等,让ESG信息为投资者所理解和采纳。第三是ESG标准形成共识,包括上市公司ESG评价方法、基金产品ESG分类方法等,共识形成可以提升市场效率。第四是长期投资者的进入,这是ESG投资的泉,长期资本越多,ESG发展越快。